搜索
搜索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
/
雪一直下

党建工作

分类出来

雪一直下

2021-12-04

清晨,当我醒来伫立窗前时,发现院子里铺了一层薄薄的、皑皑的白雪,院子中心的几株棕榈树披上了一层洁白的纱衣,就像一夜间开出了一朵朵漂亮的小白花。其实院子里的这些棕榈树是假的,但它们却在这个寒意十足的时节,带来了我对南方阳光沙滩与蓝天白云的幻想,而片片雪花却又将北方厚重的文化与丝丝寒意渲染的淋漓尽致,好一个棕榈配雪花,瞬间让我感到惊喜不已,甚至有点兴奋,这样的景色真是不多见。雪,洋洋洒洒,一片一片地落在大地上,犹如一个个从天而降,晶莹剔透的小天使,带来丝丝的清凉、淡淡的清香,也为我们带来了对未来的畅想。

广播里熟悉的起床旋律传来,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迫不及待地洗漱完毕。走在银装素裹的院子里,肆意地感受着下雪天带来的浪漫和宁静。雪花,一片一片地落下来,晶莹剔透,轻盈飘逸,仿佛小姑娘的眼睛,纯洁的不染一丝一毫的尘埃,此时一阵清风拂过,好不惬意。在雪的世界里,我任由思绪飘扬···

那年初冬,我结束了在青岛软件园为期三个月的实习,搭乘火车来到了北京中关村软件园。去北京之前,我是下定了决心,要用苦行者的精神来奋斗的。所以到了北京以后,我每天基本上除了工作以外,就是读书,很少想到别的事情。可是现实的情况又不允许我这样做,由于我所在的项目组承接的是韩国的项目,因此需要我每天通过网络会议与韩国的公司进行沟通,而负责与我对接的是一位来自韩国釜山的女孩King,就这样,King出现在了我的生命中。

由于从事的是涉密行业,我们项目组所有人的电脑均被高清摄像头监控,所有人一律使用MSN和邮箱进行沟通,QQ是不允许使用的,King不会说普通话,而我则不会讲韩语,所以我们只好通过英语来沟通,那个阶段也是我英语进步最快的时候。工作之余,我们经常也会聊聊各自家乡的风土人情,King向我讲述了很多她自己家乡的风俗习惯。让我记忆犹新的是1004这个数字,King告诉我,韩国人和中国人一样,讨厌数字4。4与死同音,不吉利。所以在韩国很多地方的楼层都没有四层。但是韩国人却很喜欢1004这个数字,因为1004的韩语发音是“匆撒”,与韩语中“天使”这个词发音一样,而且还有很多人喜欢把自己的各种密码设置成1004呢,所以,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叫她“匆撒”。而我则把家乡府谷的海红果吹成了一朵花,像什么果中钙王,世界罕有,酸甜可口等等一切赞美的词汇都被我用到了对海红果的赞美上面,而King果然对海红果越来越神驰向往。很快两个月过去了,项目也进入了收尾阶段。有一天King给我发来邮件,说她要来北京,我开玩笑地说,该不会是专程来找我的吧,King发了一个撇嘴的表情,好长一会儿才说,我别想多了,她和同事要过来商谈项目交付事宜,顺便来见识一下我鼓吹已久的海红果,要我多准备点海红果,看我是否吹牛。

很快,King和韩国的同事来到了北京,而那天公司将晚上的欢迎酒会选在了北京西单的一家高级海鲜酒楼,我们去了的时候,已经上好整整一桌菜了,韩国的客人也早已由公司的接待人员安排入席。我环视了一下整个房间,诺大的一个包间里,坐了差不多二十个人,有两男三女看着非常陌生,我想应该是韩国项目组过来的人,而King究竟是哪一位,我完全不知道,因为之前从未见过,也没有看过照片。很快,我们项目组的负责人用英语先介绍了自己,然后要求我们几个挨个用英语自我介绍,轮到我的时候,由于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面,难免紧张,错误地把Eric Chai,说成了Eric Wei(用英语介绍的时候,一般是英文名+姓),坐在对面的一位韩国女生噗嗤笑了出来,让我更加的慌神,从未有过的尴尬瞬间让我的情绪滴落至冰点。看了她一眼,我心想,“这人脑子有问题吧,你知道我姓Chai还是姓Wei?接下来,由韩国的客人开始自我介绍,我必须得承认,几位韩国人的英语说的特别好,尤其是那三位女生,发音非常地道。最后轮到边上的一位女生介绍的时候,她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我听懂了,叫“Kim min yeong”,汉语翻译过来就是金珉英,但是这其中并没有King,我突然感到莫名的失落,一个人在那里吃着菜,看看手机,跟左右的同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突然有人敲了敲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正是刚刚笑我的那一位韩国女生,此刻正端着酒杯,默默地看着我,还在笑,我没好气地拿起酒杯,对她说,“怎么?你还没笑过瘾?还意犹未尽?今天别说一杯,我陪你喝十杯”,而她笑得更大声了,感觉她的腰都要笑弯了,好一会她才说她就是King,她姓Kim,所以取了King这个英文名,还说是我自己笨,没有联想到而已,说完King一饮而尽,接着又喝了两杯,然后终于停下来对我说,韩国人敬酒的时候,对方喝几杯,你就得喝几杯,现在我欠她三杯,话还未说完,马上要喝第四杯的时候,我赶紧拉住她的胳膊,然后我说,我头一次见这种规矩,这种阵仗,我以前就没这么喝过,但是这三杯我今天一定补上,而且今天我奉陪到底,接下来,我为自己的大言不惭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当我一口气喝下三杯酒的时候,我才猛然发现,原来今天为了招待韩国客户,点的酒是韩国的62度清酒,那一刻我的喉咙里,胃里火辣辣地痛,我以前从未喝过如此高度数的酒,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King 在那里笑的更大声了,脸颊上泛着微红,像一团火烧的云,让人为之倾倒,为之心醉。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海鲜,第一次喝韩国高度数的清酒,可惜那些海鲜与我无缘。因为,当我们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特别容易醉,那天我基本没吃东西,喝了七八杯酒就醉了。第二天回到项目组,King 对我说,昨晚我醉酒以后给她唱《神话》了,国语部分唱的非常好,可惜韩语部分有点走音,有空会教我。就这样一来二去,我们慢慢熟络起来,后来她问起我海红果的事情,我将事先从老家邮寄过来的“钙力达”、海红鲜果、海红果汁、海红果酒以及一些其它特产拿给她品尝,她最后说她最喜欢海红果酒的味道,我说你们韩国女人都是这么嗜酒如命吗?你是一个女人啊,她笑而不语。也许是异国的风土人情,也许是前世修来的缘分,让我们相遇在北京,总之,她喝酒时豪爽的样子,干练的工作作风,再配上她的一张明星脸(有一点像全智贤),让我想起了笑傲江湖里的林青霞,是那样的美艳、那样的洒脱、那样的不羁......

那年初冬,我们一起去过大栅栏,品尝过地道的北京小吃,一起去过三里屯,看过漂亮的时装展,也一起去过西单,听过流浪歌手的音乐......我很感激,在我青春的日子里,有她的陪伴。

夜深了,窗外,清风轻拂,伴着片片雪花絮絮飘落,看着这一片片晶莹剔透宛如天使的雪花,我好想再叫一声“匆撒”。雪如歌,终归是要曲终人散的,那个冬天已经走了,走得好远好远。不知道身在东海对岸的她,是否还能想起我?我将所有的思念全部留在了那个初冬时节,片片飘落的雪花却在我的心底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窗外雪还在下着,而那个初冬走了,永远走出了我的情怀,想要留下那些美好的时光,却怎么也做不到,一如烟花,燃尽了所有的生命,只为那一瞬惊艳的绽放,为那一瞬绽放的唯美,唯美得有些让人心酸。

雪一直下,而此刻的我惆怅满腔。笑苍穹,清茶一杯解清愁。寒意萧瑟,枯黄落定,对她的思念则刻在骨子里,匆撒。

 

 柴伟,男,陕西府谷人,喜爱文学。人生格言:你灵魂的欲望是你命运的先知。

联系我们

府谷京府煤化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府谷县新民镇新尧工业园区       电话:0912-8808411
E-mail:
fmh@163.com  10zk@163.com      网址:http://www.jingfumeihua.com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相关链接

常见问题   |   意见建议   |   联系方式   |   网上留言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20© 府谷京府煤化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20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