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
流浪

党建工作

分类出来

流浪

2022-01-13

已经连着半个月,妈妈每天煮挂面,就在刚刚,大海因为拒绝再吃一顿挂面,被妈妈用笤帚抽了一顿。被抽了一顿的大海跑出家门,正好遇见同样灰溜溜的二海,他的表兄弟。大海和二海决定去流浪,时间就定在明天早上。

那天太阳很烈,天上没有一片云彩。下午两点钟,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路边没有一棵树让他们有片刻的阴凉。头前走的大海无所畏惧,洋洋得意,后面跟着的二海则有点蔫儿。他们没有背书包,现在还不是周末。

“哥,走了这么久,我太累了,又渴,我想吃雪糕。”后面的二海有点后悔了。 

头前走的大海回过头来“:这才多远,现在回头还能看见学校呢,你行不行啊二海,害怕了赶快回去,别耽误我流浪去西藏。”

二海心里暗自嘀咕:“早上上完早自习就偷溜出来了,现在午睡都快结束了,回头哪有学校,都是荒山。早知道流浪这么累,就不出来了。”

大海看二海想退缩,又安慰道“我们再往前走走,前面肯定有小卖部,到了小卖部哥给你买雪糕。”

雪糕对此时的二海充满诱惑。二海舔了舔嘴唇,跟上了他哥的脚步。

转过一个大弯后,一小片房子出现在了眼前。两个不大不小的饭店,一个小卖部。路上的灰,被过往的车辆吹到空中,又落到门面上,盖住了门面原本的颜色,看起来灰扑扑的,门口的花也显得毫无生气。二海看着饭店招牌上的“面”字吞着口水。

守店的是老两口,看起来岁数很大了。老头的个子很高,瘦削的肩膀撑不起肥大的衬衫,甚至有点摇摇欲坠的意思。哥哥眼珠一转,一个坏主意在他的心中出现了。

哥哥招呼二海进来,告诉他随便吃,想吃啥就吃啥。正是半大小子,吃死老子的年龄,又走了那么远的路,二海不客气地拿了架子上的干脆面和辣条,虽然他更想吃隔壁饭店的汤面。 

干脆面和辣条被二海塞进肚子里。嗦着手里的雪糕,二海想起来,他没有钱。他有些慌,抬眼看了看哥哥,哥哥也正看着他。

老混在一起玩的兄弟之间总有一些奇怪的感应。比如这一眼,二海知道,哥哥也没钱,他也知道了哥哥接下来的打算。

在二海意识到要跑的时候,哥哥已经迈出了逃跑的第一步。二海起步慢了点儿,但是也跑了。店里的两位老人则被突然跑掉的两人搞懵了。 

终于,跑得慢了一点儿的二海被逮到了。看起来瘦削的老人,手劲儿却出奇得大。骂骂咧咧的老人将二海逮回来,让老太太看着,自己则骑着摩托车去追另一个,顺便拜托邻居报了警。

当哥哥再见到二海时,二海正捧着碗面吸溜着。而哥哥则被警察提着衣领,灰尘和着汗水,在脸上绘出了一副梵高,去没去西藏不知道,倒是很像一个流浪汉。二海看着哥哥脸上的梵高,含在嘴里的面条从鼻孔里呛了出来···

找到他们的警察刚好是他们的叔叔。叔叔用自己的钱给他们付了先前赖着的账,然后一手一个,把兄弟俩塞进警车里。  

回去的路上,二海知道了为什么大海没有被逮到。大海知道老人肯定会顺着马路追,于是先躲在了路边的斜坡下,等老人骑着摩托过去后,又从相反的方向跑,躲过了老人,却被赶来的警车碰个正着,于是便被找到了。叔叔问不好好上学跑出来想干什么。哥哥说要一路流浪去西藏,没钱就乞讨,反正不回学校。叔叔扇出了今天的第二个巴掌,你们那叫乞讨吗?那叫抢劫!幸亏你们还小,不然先去牢里蹲几年,刚好不用去学校。

警车直接将兄弟俩送回了家。在拒绝了哥嫂一起吃饭的邀请后,叔叔开车离开,兄弟俩则迎来了各自父亲的暴怒。

挨了父亲的打,倔强的大海没有哭。父亲没有问大海为什么去流浪,大海也不知道为什么家里每天都吃挂面。他们的问题可能永远不会有答案。

那天下午,大海吃到了久违的烙饼,夹白糖馅儿的。

联系我们

府谷京府煤化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府谷县新民镇新尧工业园区       电话:0912-8808411
E-mail:
fmh@163.com  10zk@163.com      网址:http://www.jingfumeihua.com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相关链接

常见问题   |   意见建议   |   联系方式   |   网上留言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20© 府谷京府煤化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20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