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
影壁

党建工作

分类出来

影壁

2022-03-14

(一)

不知信了哪位先生,父亲执意要在大门口建一座影壁,戴砖帽的,说是要改变风水。

 母亲和我们地意见相同,均是觉得年纪大了,就少折腾了,再说院子修建二十几年了,我们一年也难得回几次家,没必要再费周章了,谁知父亲在这事上非常执拗,而且听到折腾这两个字时脸色突变,赌气似的蹲在墙角不再言语,见状我们便不敢多言了,想着没人帮他会知难而退。

小住一日我便回到单位,每日俗务缠身,便将此事忘了,大概过了一月左右我再次回去时,看到门前堆着沙子、水泥、砖等,看这阵势准备是要大干一场,父亲在那里比划着,看到我便拉着给他出谋划策,问我角度和方位,以前那些不愉快早已烟消云散,既然看到无法左右他的心意,便只好陪他一起折腾。

我给父亲建议既然要做就要有模有样,咱都是外行,得请个有经验的匠人,父亲见我终于有了兴致,脸上一下舒展了,笑呵呵告诉我,那还用说,早已请了你贵林哥,父亲说的桂林哥是村里最好的瓦工,看来这是早有准备,就等君入瓮,我看着他像个小孩似的急匆匆跑去请师傅,不禁一时百感交集。

(二)

这几年父亲感觉苍老许多,脸上皱纹像是刀子镌刻上去的,头发也已经星星点点,岁月该有的烙印他是一样不曾落下。而且要比以前絮叨了,只要我们回去会想方设法找点话题,张家长李家短的,不痛不痒不咸不淡,甚至有点不太熟练的嘘寒问暖,感觉有点含糊又有点避重就轻,像个怕说错话的孩子,在我的记忆中那不是他的风格。也就是那一刻我知道他在逐渐老去,和天底下所有老人一样,只是一直我不愿相信而已。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一直是个严厉的人,让我们姊弟几个很是敬畏,不过他不是靠武力赢得,即便如我般顽劣记忆中也很少挨揍,只是他比较高冷,给人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平日里不苟言笑,话不多但每一句都掷地有声,拿现在的话叫做酷。每当我们淘气时只要母亲一喊:看你爸回来了,立刻正襟危坐,不敢再有半点造次,比其他那些吓唬小孩的噱头什么大灰狼呀,黄毛怪等效果明显。

后来我也有了孩子,自己当了父亲这个角色后,才突然发现竟不知该如何处理和孩子的关系,一直在纠结是该慈爱还是严厉,往往在这两个转换关系中狼狈不堪,我也请教过他,可是给我的答复却是模棱两可,说该严厉的必须要严厉,该慈爱的也要温暖,说实话相当于没说。我也偷偷看过他们祖孙二人相处,丝毫没有当年对我那般严肃,儿子可以尽情的和他嬉闹,甚至拔他胡子,看着我都有点嫉妒。

父亲是个农民,生平没有过轰轰烈烈的事迹,甚至平凡的有点卑微。若单论财富的话更谈不上成功,恓惶了半辈子,手头几乎没记着宽裕过,和母亲结婚时欠下一屁股债,好多年后才省吃俭用的还清,以至于多年后来听到借钱都闻之色变,草木皆兵。后来有了我们又竭尽全力抚养长大、上学成家,印象中就没见着能敞亮的活几天。这么些年总觉着他们还是解不开那个结,活的谨小慎微,战战兢兢,估计生怕一不小心生活又和他们开个玩笑,父亲说过他这辈子就没敢想自己能荣华富贵,更不指望孩子们能光耀门楣,最大的愿就是全家平平安安,有口饱饭不至于冻着足矣,每当想起这话就感觉戳到了我的泪点。

有时我在想,大概他们觉着这辈子最大的业绩就是养育了我们姐弟几个,倒不是我们有多大能耐,而是我们终究算是走在正道上,吃自己的饭淌自己的汗,自己的事情自己干,这句话就是他教会我的。  

 

(三)

   在外工作十几年,回家的时间屈指可数,每次微信聊天或是通电话也是寒暄几句,共同话题很少,而且很多时候都是和母亲在聊天,一直给我们的感觉母亲更随和,尤其姐姐和妹妹和母亲聊天有说有笑,让旁人都插不进去话,临了母亲会把电话递给父亲,但大多时候寒暄几句便相顾无言了,不知道该如何聊下去,这时父亲会说一句家里一切都好,不必挂念,当做尾声。

   我是个恋家的人,每次回到家里便感觉如释重负,母亲会将珍藏许久的好吃的端出来,父亲会不由自主多放一个杯子,给我斟满酒,或许在爹妈面前我还是个孩子,可以任性,可以说话不过脑子,可以心安理得躺在家里的炕头上,看着他们为你忙里忙外,睡到日上三竿还在赖床,母亲佯装恼怒的呵斥,庆幸能在这个年纪体会这种幸福,大概一辈子最美的时节就是这种上有老下有小的日子。

   影壁建成那天父亲高兴,还放了几串鞭炮,影壁应该算村里最漂亮的,细心的父亲还给呆了砖帽,若过些时日贴上瓷砖会更加阔气。原来正对大门口有些断壁残垣的旧时大队部房子,到了晚上感觉阴森森的,有失美感,这回全部遮挡住了,父亲不断前后端详,然后满意的直搓手,我能感受到他的激动地情绪。

   为了庆祝影壁落成,父亲让母亲刻意做了炖排骨犒劳我们,那天高兴和三哥推杯换盏没多久便一瓶告罄,估计还未尽兴,向母亲索要,我们知道他的酒量,不敢再让他喝了,费了半天口舌才收起酒杯。

那天父亲话比较多,谈性甚浓,我们基本就是像说相声的捧哏一样,附和几句,其他大都忘却了,唯有一句让我记忆犹新,父亲说他没本事,没有给我们创造多少财富,总觉得有点亏欠我们,尤其看到这些年我们时有波折起落,他总是觉着门前那些破败的东西影响了风水,所以才执意要建这么座影壁,虽未必能给我们改变什么,但至少不能因此影响了我们的前程。

   他话音未落,我的泪再也无法抑制的落了下来,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句话到底要感动我多少次才肯罢休,大爱无言,却总是润物细无声, 而那座影壁大概就是最好的写照。

 

史仰崇,男,府谷人,2013年入职京府煤化电厂至今。

联系我们

府谷京府煤化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府谷县新民镇新尧工业园区       电话:0912-8808411
E-mail:
fmh@163.com  10zk@163.com      网址:http://www.jingfumeihua.com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相关链接

常见问题   |   意见建议   |   联系方式   |   网上留言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20© 府谷京府煤化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20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