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
天空之城

党建工作

分类出来

天空之城

2022-03-31

天空之城

 

人都是肉体凡胎,意外和明天永远不知道哪一个先来,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下次重逢是以什么方式,又会有着怎样的缘分。

生而为人,充满了遗憾。东航事件又一次让我对“世事无常”有了更深的感慨,机上123名乘客,9名机组人员,短短2分钟时间,从8000米高空坠落到地面,机上人员当时是怎样的心情我无法体会,是恐惧?是无奈?我们常说,人生三大悲哀,少年丧父、中年丧偶、老年丧子,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与自己最爱、最在乎的人经历生离死别,而这场空难,对这一百多个家庭来说,是多么沉痛的打击。

“我甚至都无法亲吻你的骨灰,只能在废墟里悲鸣”。我在共情中愈发感受到了绝望,我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对死亡有着无限敬畏与畏惧的人,而他们又何尝不是呢。他是谁的父亲、丈夫?她是谁的母亲、妻子?他和她又是谁的孩子?想着几小时前,还坐在候机室里谈笑风生的人,在一顿饭的时间里,便化为了一抔尘土。在他们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倍受亲人瞩目,他们在众人簇拥中呱呱坠地,但却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了,没有任何预兆,化为了一缕青烟,无影无踪,只留下一个巨坑,支离破碎...

以前,自己也是一个人拉着行李箱周旋在两个城市之间,与国际航班相比,飞行时间很短,两个半小时左右,我更喜欢夜航,因为机舱里里外外显得很安静。每次起飞前,我都会给自己最爱的人发消息,告诉她“马上起飞,调飞行模式了”,她也会回我“落地微我”。此时此刻,她不知道的是,坐在座位上的我,已经泪流满面,心里一遍又一遍想着,我又要离开了,又一次把自己心爱的人留在了这片熟悉的土地上。出发大厅里、安检护栏外,到处都是来送别的人儿,有眼泪婆娑的情侣,有一期一会的朋友,也有千叮万嘱的家人,当然也包括我的她。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从排队安检开始,他们就一直站在护栏外面看着你进去,直到你慢慢地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他们才会离去。但是我的她,是要一直等我的航班起飞后,她才会驶离停车场。我一直都很相信,机场比婚礼现场见证了更多真挚的亲吻,医院的墙壁比教堂聆听了更多虔诚的祷告。

后来,我才懂得,那句看似不咸不淡的“起落平安”是多么重要,有一个心里一直惦记着你是否平安喜乐、健康顺遂的人真的是一种福气。飞机刚着陆的时候,我会立马开网,给她报平安“刚降落,在滑行”。随后她会给我回一个长舒一口气的表情,我知道她的心也是刚刚才回到她的肚子里。这是她最不喜欢的交通工具,那会的我还是理解不了她的忧虑,总觉得是她多虑了,并且我早已习惯这种飞来飞去的方式,觉得花费最少的时间就可以从一个陌生的地方回到另一座城市的怀抱里是最开心的,也不会想着有什么意外发生,也认为这意外不会落到我头上。

再后来,发生的事情越来越戏剧化,也很离谱,我觉得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不幸的是都被我碰上了,我的她生病了。就这样,我曾以为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意外,它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出现,心情更是一落千丈。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收到过真正关心我的人发来的消息,也再也没有人在意,出远门的我路上是否顺利。顺理成章的,我也渐渐地过起了无人问津的生活。唯一的慰藉,便是生活里多了一只猫,我时常会和猫说话,会和猫对视,有一瞬间我觉得我的猫就是她,她回来了。她只是换了一种方式,给予我最后温暖的力量。

现在,我偶尔还是会选择这种方式出行,只是少了那个我非要去给报平安的人,也没有哪个会询问我是否安全抵达。凌晨的飞机,随歌忐忑飞行,突如其来的气流颠簸,下降的失重感,让我感到强烈的不适,脑子里想的都是我要死了。这些我从没告诉过她,虽然是正常现象,但她比我害怕一万倍,她比我更害怕失去我。经历一些事情后才明白,无论我之前拥有多少,一旦发生意外,万事皆空。

人生短暂,现在过的每一天,都是走向人生终点的每一天。不可控的事情很多,只能做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意外不可避免,我们应尽可能以坦然的心态去面对。此生,我看见过花开,闻过花香,虽然这一世它从风雨中凋零,但来世它必定会在酒酽春浓时再次盛开,她会站在人群中最显眼的地方带你回家。

 

侯文静,女,陕西府谷县人。喜爱诗歌、文学、养猫。2021年9月就职于府谷京府煤化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室至今。

联系我们

府谷京府煤化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府谷县新民镇新尧工业园区       电话:0912-8808411
E-mail:
fmh@163.com  10zk@163.com      网址:http://www.jingfumeihua.com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相关链接

常见问题   |   意见建议   |   联系方式   |   网上留言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20© 府谷京府煤化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20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