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2023

-

12

王霞丨猪黑肉烩酸菜


猪黑肉烩酸菜

 

陕北的冬天,家家户户都少不了的一道菜。

—猪黑肉烩酸菜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听到这首歌让我梦回乡下冬天,梦回妈妈味的猪黑肉烩酸菜。

虽然家乡冬日有些冷,不过比起以前来要暖和的多,又是一个冬天的日子,不容置疑,我能想想出乡下冬天的模样:蔚蓝的天空里飘着几朵白云,远处的群山也渐渐的瘦下来,小河结上一层薄薄的冰,屋子后面的山丘上滞留着一群群撒丫的寒风。但现在院子早已是冷冷清清的,树上的叶子散落在地上,将睡熟的小虫掩埋,屋檐下燕子的空巢里也只留下了往日的背影,似乎在等待家人的归来。要是遇到下雪的日子,这院子里的寂寞就更加的让人有几分难耐, 欣慰的还有那些在人们心里不起眼的小麻雀,听母亲讲,这些小东西却常常来到院子里,叽叽喳喳的叫,不但打破了院子冬日的寂寞,而且能勾起人们无限的回忆。

最暖的还是妈妈做的美味猪黑肉烩酸菜,吃在嘴里暖在心里。每次从地下储室取几个自家种的土豆,刮去外皮切块泡水待用,再从菜缸里捞出秋天腌制的酸白菜洗去大部分的酸味和盐分切碎,最主要的是那一方由自家玉米喂养的猪身上的肥瘦相间的五花肉,三大材料备齐就可以开始做了。少许清油热锅后,切好的五花肉下锅,待肥肉中脂油出来并感觉没有水分,去腥“三剑客”葱、姜、蒜一起出场,再来点花椒、八角面,接下来生抽、老抽一起“抽”,五花肉炒差不多了,将水里的土豆捞出下锅,炒去水分并上色后加入适量开水,切好的酸白菜一并下锅,如果有现成的冻豆腐也可以一起下,盖上那与大锅相匹配的锅盖开始熬。一直熬到筷子一夹土豆就碎,这时肉和酸菜也就熟了,加入适量的盐,肥而不腻酸而不涩的猪肉熬酸菜就可以出锅了,盛盘之后撒点葱花、香菜叶就赋予了它灵魂。盛上一碗大米饭,猪肉熬酸菜盖在上面,菜汁会渗到米饭里,吃上几口,那叫一个满足。

我们把猪肉熬酸菜也叫“娘家菜”,远嫁的姑娘们想家了就给自己做上一顿猪肉熬酸菜,吃着“娘家菜”就会感觉有娘在身边,所有的不如意、生活的辛酸会一扫而空,外出参与社会主义建设的各行各业男儿们,无论是高管还是普通工人,回家之前都会向媳妇或者娘预定上这一道娘家菜,真的是“ 乡愁就是味觉上的思念,无论一个人在外闯荡多少年,即使口音变了,但对故乡的食物,仍怀无限意念”。

这道菜对于我们土生土长的陕北人来说,是有独特情怀的。早些年,它是能给我们解决温饱问题能的,因为它的食材储存时间较长,在秋冬季青黄不接时依然可以食用,做法也较简单。到现在依然是家家户户逢年过节的一道不可或缺的美食。都说这世间,唯有爱与美食不可辜负。如果您有机会来到陕北,一定要驻足品尝一下我们地地道道的肥而不腻、酸而不涩的猪肉熬酸菜。